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
“非同寻常”

2017/7/7 13:07:41 | 文章来源:KRONES  | 【大 小】 【打印】

口感、激情、自豪——比利时私营啤酒厂De Brabandere以这三个特征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。2017年2月初,该啤酒厂投入使用一套新的克朗斯灌装设备——酿酒师兼自动化经理Yves Benoit强调,这套设备“有些与众不同”。

这套设备的特殊之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首先,它以每小时3.5万瓶的产能同时替代了两套产能较小的旧克朗斯生产线。另外,内置的Varioline可以为啤酒厂处理大量的包装——并且只需要一台设备。尤其是对于占1.8万千升总销量一半的出口产品,该啤酒厂需要在包装方面有更多的选择。美国、荷兰和法国位于其出口排行的最前列。“今后,我们将更多地灌装贴牌产品,正如我们以前所做的那样”,YvesBenoit充满信心。条件已经具备,因为新的生产线将许多工作变得更加简单。

这位酿酒师解释说:这条生产线可以做到

在相对较高的温度下灌装。这样,瓶子保持干燥,我们可以更加精准地贴标,然后直接装在纸箱中。

通过降低增氧量实现更高的灌装质量。

改善灌装液位的精度。

自动剔除外厂瓶。

减少操作工数量。

更加灵活地应对最终包装形式的变化。

精细化的工作

规划、实施和最后的调试总计需要两年多的时间。最初,他们进行了市场调研,委托三家供货商提供报价。其中一个特殊的挑战,就是要求既能形成顶部固定的集束包装,并将这些包装接下来放入周转箱或者纸箱中,也能生产提篮和纸箱。“我们发现,虽然存在各种不同的单机,但都不能满足我们的产能要求”,YvesBenoit.回忆说。“因此,我们改变了目标,寻找一台具备全部功能的机器。”

这样,只剩下两个选择:克朗斯公司,或者由其它两家公司合作,但是,他们的包装方案并非针对瓶子,因而也超出了费用预算。“随着交流的深入,我们发现,更明智的方式是选择一家供货商负责整条生产线。这样,就只剩下克朗斯公司。我们最为看重的是克朗斯公司精细化的工作模式”,这位酿酒师兼自动化经理总结说。“我们现在的这套设备绝对就是我们的最佳解决方案。”

最高的灵活性

不仅这台包装机本身,整套设备也使DeBrabandere啤酒厂在生产方面具有更高的灵活性:此前,啤酒厂采用低温灌装,首先只装在周转箱中,因为其湿度不适用于纸箱包装。然后将周转箱送到二次包装站,员工花费大量的体力劳动将其装到纸箱中。

现在,克朗斯安装了一套瞬时杀菌设备,将啤酒预热到16℃。此后的灌装机在设计时要求能够承受5至6巴的灌装压力。灌装结束后,依次布置的三台Linadry吹干机保证瓶子绝对干燥,然后,将瓶子贴标,装入纸箱。借此,工作流程得到明显的简化和加速,包装质量也得到明显提高。新生产线附带的一个积极作用:特殊版的750毫升香槟塞玻璃瓶此前只能委托另外一家啤酒厂灌装,现在这种产品也能自己生产。

真正的宠儿

Yves Benoit非常喜欢这台Varioline:“对于我们这种规模的啤酒厂,这绝对是顶级产品:

我们可以更快地为客户供货。

包装质量更好,自动化包装大幅度降低了成本。

由于取消了中间输送环节,我们实现了更低耗的二氧化碳。

Varioline可以顺畅地在15至20分钟内转换成其它模式。”

De Brabandere是一家经典的品种繁多的啤酒厂。这对于灌装设备也具有直接的影响——该啤酒厂需要生产大量的啤酒种类:

23种不同的啤酒,此外,还要生产多种矿泉水和清凉饮料。

9种不同的瓶型,分为六种不同的容量。

三种托盘类型。

七种不同的周转箱。

34种包装类型,采用各种不同的组合:

各种规格的周转箱和纸箱,顶部固定的4瓶和6瓶小包装作为二次包装。

各种带隔板和不带隔板的纸箱,提篮和顶开式作为三次包装。

复杂的生产线

新生产线安装在改建的仓库内,占地2000平米。克朗斯为此提供回收玻璃瓶清洗、灌装、贴标和包装的全部机器。

亮点部分:

Linapac 2卸箱机之前的一台机器检测周转箱中外厂瓶的比例,如果比例超过50%就将整箱剔除,否则进入卸箱机。

灌装机配备110个灌装阀,其探针可以在三个不同的高度自动调节。Checkmat检测系

统既能检测低液位也能检测高液位。

Varioline 3M由三个不同的模块组成:

模块1:三台机械手将容器放入塑料周转箱和纸箱中,或者在中间通道上将瓶子分组,装上顶部卡套,接下来将其放入二次包装中。

模块2:两台机械手为纸箱涂胶。

模块3:三台机械手将三次包装成型,然后将集束包装放入三次包装中。

此外,还可以对未贴标瓶或者已贴标瓶的实箱进行卸箱,在Varioline中根据各个出口市场的实际需要装入相应的纸箱中。

克朗斯还负责提供流程设备,其中包括:

一台用于升温或者巴氏杀菌的VarioFlash瞬时加热器。

两台Contiflow,其中一台用于啤酒的二氧化碳填充,另一台为水和清凉饮料添充二氧化碳。

完美的啤酒

该啤酒厂擅长酿造各种不同口味的啤酒,也包括特殊口味。啤酒厂和三位酿酒师(YvesBenoit和他的同事Chris VanAcker和PieterMaes)都非常重视原料的选择,他们全部采用优质大麦胚芽和小麦胚芽,只使用香型颗粒酒花,不使用酒花浸膏,其颗粒酒花产自萨兹、哈勒陶和泰特南。

主品种是Bavik超级比尔森,23个苦味单位,二氧化碳含量非常高。比尔森啤酒大约占DeBrabandere啤酒厂40%的销量。其Wittekerke小麦啤酒有三个品种:经典比利时小麦啤酒,添加覆盆子浆汁的WittekerkeRosé,WittekerkeWild。后者采用从柏图斯橡木桶分离出的六种菌种自然发酵两至三个月,从而形成非常清新的酸味小麦啤酒。

De Brabandere啤酒厂原则上按照德国的纯净法酿造啤酒,虽然他们对此没有对外公布。只有一个小麦啤酒品种将未经制麦的小麦作为辅料加入糖化锅中。高浓稀释工艺被严令禁止。Yves Benoit略加贬意地把这比作一杯芮斯崔朵,本来是一杯超级浓缩的意式浓咖,却偏偏还要加入热水进行稀释。

De Brabandere啤酒厂为发酵采用三种酵母:一种上面发酵酵母,一种下面发酵酵母,一种用于瓶中发酵的特殊酵母。所有酵母均通过自己的酵母扩培设备进行培养。依据不同的啤酒品种,最长的发酵期为10天,后储采用传统工艺,时间长达20至30天。“这样,我们可以通过自然方式除掉沉淀物,不需要PVPP过滤”,Yves Benoit说。由于品种非常丰富,该啤酒厂在锥形罐区采用软管技术。从2018年开始,该啤酒厂将取消硅藻土过滤,只通过一台离心机除掉啤酒中的酵母和凝固物。

另外一个特殊之处:De Brabandere啤酒厂生产的比尔森啤酒不经过巴氏杀菌。“Bavik超级比尔森多次荣获比利时最佳比尔森奖,这也证明了不需要进行加热处理。通过我们实验室的大量检测,我们确保啤酒在清酒罐和灌装过程的无菌”,Yves Benoit强调说。为此,灌装后的啤酒必须在仓库中停留72个小时,直至实验室给出“无检出”结果后才能放行。

略酸,但非常纯正

该啤酒厂的亮点是国际知名的柏图斯(Petrus)啤酒。这种特殊系列的啤酒均是上面发酵的传统工艺,该系列中包括一种金色爱尔、一种烈性棕色爱尔以及一种三料爱尔——全部为特种啤酒,但真正另人兴奋的还是柏图斯酸啤酒:著名的啤酒专栏作家迈克尔·杰克逊在参观啤酒厂时感受到了这类啤酒的魅力,并通过其英国啤酒俱乐部和美国啤酒俱乐部进行广泛宣传。其秘密到底是什么?DeBrabandere啤酒厂拥有一间独特的大木桶仓库。储酒桶采用大型橡木桶,每个桶的容量达到22立方。在36个这种立式酒桶中,上面发酵的柏图斯啤酒存放时间长达两年。

另外8个储酒桶是古老的卧式桶。这是当时的白葡萄酒桶,后来用于卡尔瓦多斯酒的窖藏。此后,又被运送到DeBrabandere啤酒厂——非常幸运,因为现在不会再花费巨资加工这种大酒桶。几十年来,大桶的橡木中存在的六种细菌,这已经得到科学验证,并由根特大学实施了纯种培育。它们源于“历史性的啤酒染菌”,YvesBenoit这样解释。他还透露,其中包括一种乳酸菌、一种醋酸杆菌和一种酒香酵母,以及野生酵母。各种细菌的组合以及特定浓度下产生了一种特殊的香气,赋予柏图斯酸啤酒的独特风味。每当该啤酒厂购买新的橡木桶时,都要首先利用成熟的酸啤酒进行为期半年的“感染”,这样,细菌可以在新的环境适应生存。

这种被迈克尔·杰克逊命名为“柏图斯浅色陈酿”的啤酒需要在桶中进行两年的自然发酵,然后作为所有其它酸啤酒的基酒。

与柏图斯棕色嫩啤酒按照30:70比例混合,产生佛兰德风格的柏图斯棕红啤酒。

与烈性棕色爱尔按照15:85比例混合,产生柏图斯红色陈酿,还要加入樱桃汁、樱桃利口酒以及浸泡过皮尔蒙特樱桃的酒精。

红色陈酿与基酒浅色陈酿按照1:1比例混合,又会产生柏图斯50/50,被称作“酿酒师精配”。